<

揭阳婚纱旅游摄影(揭阳旅游必去十大景点)

gzseoallll 2022-05-10 新闻资讯 97 0

曾立志成为中国新能源客车第一品牌的深圳市五洲龙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五洲龙汽车”),因利欲熏心而一时失足,如今沦落到“吃土”的境地。

2月18日,第一财经记者独家探访发现,总部位于深圳市龙岗区宝龙工业城的五洲龙,其车架车间、底盘车间等多个厂房完全变样,里面堆满渣土等。有接近五洲龙的业内人士称,五洲龙基本上已没有挽回的余地。

国内新能源商用车市场曾在高额补贴刺激下失去理智,2015年激增到18万辆,由于提前透支,加上补贴大幅退坡,随后连年下跌,直至2021年止跌回到18.6万辆。在市场跌宕起伏过程中,有企业站起来,也有企业倒下去,一些新能源商用车企业冒险骗补,因此将自己推入深渊,五洲龙便是其中之一。

车间变渣土堆

春天来了快3网,五洲龙却依然无法再现生机,其龙岗园区呈现出一番奇怪的景象。厂房车间内没有任何汽车生产设备,取而代之的是混泥土搅拌工具、装载机等,电焊声响此起彼伏。

揭阳婚纱旅游摄影

(五洲龙车间内被挖出的大坑 记者 吴绵强 摄影)

2月18日,第一财经记者在五洲龙总部的园区探访时看到,总装车间内的地面被挖出一个约有一两米深的大坑,插入钢筋等,工人正在施工。而车架车间、底盘车间里则堆放了大量的渣土等建筑垃圾,一片狼藉。这与往日新能源汽车整洁、美观的厂房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如今俨然成为了一座渣土处理站。

揭阳婚纱旅游摄影

(五洲龙园区内堆满建筑垃圾的厂房 记者 吴绵强 摄影)

原来,一家名为深圳市东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东深环保”)的企业入驻五洲龙工业园。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将建筑石头破碎之后,通过清洗,分离出砂石再利用。现场工作人员还称,他们在此驻场施工作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东深环保租赁了这里的场地,此处物业仍属于五洲龙。不过,此说法并未得到东深环保证实。天眼查资料显示,东深环保注册地位于五洲龙汽车深圳园区6栋101,经营业务为建筑工程渣土、工程泥浆、建筑垃圾、淤泥的销售及分拣、提炼、排放处理等。

揭阳婚纱旅游摄影

(堆满建筑垃圾的车架车间 记者吴绵强 摄影)

记者在现场看到,五洲龙园区里的办公大楼区域还算整洁、干净,大楼上悬挂的“五洲龙”公司名称以及LOGO保存完好,大楼门口停放着十几辆挂着粤B和琼A车牌的“五洲龙”客车。“由于长期停放,车身部分地方都快生锈了。”工厂内的工作人员称。

揭阳婚纱旅游摄影

(五洲龙汽车厂区内无人问津的客车 记者 吴绵强摄影)

在正常的上班时间,五洲龙的办公大楼偶尔有人进出,而一楼大厅内没有值守的前台接待人员。不过,一楼展示区的墙壁以及玻璃柜,仍展示着五洲龙过去的荣光。

作为中国最早从事新能源客车生产研发的高新技术企业,五洲龙集团员工一度高达10000余人,仅是技术研发人员就有1000多人。

“以前在龙岗、坪山一带,一说到新能源汽车企业,那要非五洲龙和比亚迪莫属了。”一位在园区内施工的人士告诉记者,如今,比亚迪不断壮大,而五洲龙已没落,令人嘘唏。

五洲龙比比亚迪更早闯入新能源汽车领域。2000年2月,广东揭西商人张景新控制的富达集团股东大会通过成立深圳市五洲龙汽车有限公司(五洲龙前身)的决议。2000年12月,五洲龙成立电动汽车研发中心,累计投入数亿元资金,开启了新能源汽车自主研发的破冰之旅。次年,国内第一辆混合动力客车样车“中国一号”下线。张景新一度被业界认为是行业的“领军人物”。他曾立志将五洲龙汽车打造成为“中国新能源客车第一品牌”,把宇通等商用车老品牌给“干下去”。

继五洲龙混合动力客车陆续出口到澳门、美国、菲律宾等境外市场之后, 五洲龙从2009年开始加快内销市场的布局,先后在重庆、沈阳、揭阳等地投巨资成立新能源汽车及动力电池子公司,其产品涵盖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所有关键环节,具备年产整车3万辆、钛锰合金动力锂电池3亿安时的能力。

五洲龙新能源客车的风头一度盖过比亚迪,曾为第26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提供1511辆各类新能源汽车,并一举成为深圳新能源客车投放量第一的企业。2015年,掌舵人张景新获得第二届“深圳工业家”荣誉称号。当年12月,五洲龙汽车获得上市公司京威股份注资,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不过,2016年成为五洲龙的转折点,该公司先是陷入自燃安全事故风波,之后又卷入骗补丑闻。

五洲龙缘何倒下

中国新能源商用车在2015年激增8倍冲至18万辆。疯狂增长的背后,是一些车企铤而走险骗取新能源补贴。

2016年9月,财政部将5起严重“骗补”的典型案例向社会公开曝光。当年12月,工信部等部门对涉及“有牌无车”、“有车缺电”、“标识不符”问题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陆续下达了处理处罚文书,其中对苏州吉姆西给予“取消整车生产资质”的处罚,这是国家自实施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管理制度以来第一家被取消生产资质的企业。 此外,对苏州金龙、五洲龙、河南少林客车、奇瑞万达贵州客车等4家企业追回2015年度2416辆违规上牌车辆获取的中央财政补助预拨资金,并依据《财政违法行为处罚处分条例》有关规定,按问题金额50%处以罚款。同时,自2016年起取消上述4家企业中央财政补贴资格。至于这4家企业何时恢复执行中央财政补贴政策,视地方政府和企业整改情况而定。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了2015年相关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标准,中央财政在2015年对纯电动客车补贴30万元/辆到50万元/辆不等,对插电式混合动力客车补贴为25万元。此外,五洲龙所在的深圳市在这基础上按1:1的比例再对电动客车补贴。这意味着,一辆电动客车中央加上地方补贴动辄达50万元,有些车型甚至高达100万元。

被曝光的5家新能源客车企业骗补超过10亿,其中,苏州吉姆西骗补情节最为严重,而五洲龙多申报的中央财政补助金额是最少的。五洲龙有154辆车截至2015年底仍未完工,但在2015年提前办理了机动车行驶证,多申报中央财政补助金5574万元。正是一时贪婪,让五洲龙元气大伤。

深陷骗补丑闻的五洲龙曾想法设法突围,其2016年9月完成股份制改造,剑指IPO。工信部在2017年7月发布信息称,根据专家组出具的验收报告,五洲龙针对行政处罚决定的整改工作到位,企业生产一致性保障能力满足相关规定要求,恢复其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同年8月,五洲龙获得宁波奉化致云致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致云基金”)投资,公司估值一度达到50亿元。五洲龙还与国内其他客车企业一样,斥巨资布局燃料电池车领域,参与氢燃料电池客车研发的整车制造生产。

然而,五洲龙墙上贴出的发展大事记在2017年戛然而止。这家新能源客车企业急剧进入下行通道。2018年5月,五洲龙被传出借款逾期。据京威股份公告,五洲龙与中国银行深圳龙华支行签署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该笔合同项下的部分借款,五洲龙逾期未能偿还。此后,五洲龙被传出生产停滞,拖欠员工工资等问题。2019年,互联网论坛帖文显示,五洲龙子公司沈阳五洲龙的北厂房已被完全拆除,其他建筑物也陆续拆除。

有接近五洲龙的业内人士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谈到,现在五洲龙处于破产边缘,回天乏术。“骗补”一事曝光并受到严惩,这对五洲龙是重重一击。在各地电动客车招标项目中,上了骗补黑名单的五洲龙基本丧失中标的机会。

“除了受骗补事件影响,五洲龙在技术、运营等方面也没有跟上。市场竞争是残酷的。近几年新能源客车市场跌跌不休,与补贴逐渐退坡密不可分。此前,新能源客车发展势头好,主要是补贴在驱动,新能源客车企业普遍有利可图,但随着补贴逐渐退坡,商用车的使用成本以及维护成本居高,不少车企根据自身情况对产销量进行调整。这个市场规模有限,已基本被宇通、比亚迪、中通等企业占据,大多数新能源车客车企业突围的概率都很低。”上述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如是说。

揭阳婚纱旅游摄影

作为新能源商用车领域中最重要的细分市场之一,新能源客车竞争加剧,强者恒强态势凸显,没有实力的企业陆续被淘汰出局。例如,2020年排名前十的新能源客车企业销量加起来约占这个市场总销量的74%,市场集中度较高。而全年销量规模不足百辆的新能源客车企业销量为28家,占客车企业数量的39%,合计销量占比仅1.7%,逐渐被边缘化。

濒临破产的五洲龙有机会站起来吗?

身陷债务纠纷的五洲龙,面临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或清算的境地。

天眼查数据显示,自2018年至今(截至2022年2月20日),五洲龙及其子公司的股权不断被法院冻结,已有642条立案信息,409条法律诉讼,28条司法协助,69条限制消费令。

阿里司法拍卖显示,五洲龙一批评估价为82.57万元的机器设备,被深圳市坪山区人民法院查封,存放于园区内。最终在今年2月18日,一位名为吴令的用户以46.24万元的价格竞得。

近年来,五洲龙频频被债权人申请破产,2022年1月13日,相关工商资料平台显示,五洲龙汽车新增破产重整,申请人为深圳市龙通停车场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龙通”)。

五洲龙汽车与龙通此前存在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中国裁判文书披露的文书材料显示,一审法院判决,五洲龙向龙通支付租金45.5万元及利息。随后,五洲龙上诉。2020年8月27日的二审判决书显示,五洲龙以商业承兑汇票的方式支付租金,汇票到期后无法承兑,应视为五洲龙公司未按约付款,其应当向龙通赔偿因无法承兑汇票而产生的利息损失,维持原判。

此外,五洲龙与深圳众联能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众联能创”)存在买卖合同纠纷,五洲龙未能支付众联能创货款892万元以及该货款利息。众联能创以五洲龙汽车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深圳中院申请五洲龙破产清算。不过,2021年11月1日,深圳中院民事裁定书显示,在审查过程中,众联能创于2021年10月28日提出撤回对五洲龙汽车的破产清算申请,该法院认为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

天眼查显示,五洲龙汽车共计有11条破产重整信息。2021年4月,宁德时代也曾向深圳中院申请五洲龙破产审查。2021年7月的一份法院执行裁定书称,本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宁德时代与被执行人五洲龙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因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宁德时代申请撤回强制执行,待五洲龙拒不履行和解协议则重新恢复执行。

一位多次参与破产重整的企业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企业遭遇债务缠身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时候,债权人可以向法院申请对这家企业破产重整或破产清算,至于法院是否批准以及何时批准,则要看企业具体的情况。

今年1月19日,对于投资者在互动交易平台提出 “五洲龙现在是不是已经开始破产重组”这一问题, 京威股份回应称,五洲龙在重整盘活资产中。

2月18日,五洲龙及其股东京威股份内部人士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双双否认五洲龙陷入破产重整的境地。 “比如说你有欠款,你还不了我钱,我去法院申请你破产,但是能不能破产或者如何破产,被破产方要与法院协调,有人申请不见得就一定就执行。我们现在是内部资产重整(组),并不是债权人申请的破产重整。”京威股份董秘办相关人士如是说。

揭阳婚纱旅游摄影

记者发现,目前在五洲龙资产重组过程中,京威股份董事长李璟瑜在五洲龙的股权进一步增加,这预示着其在五洲龙的话语权增强。

据京威股份2021年12月7日的公告显示,基于后续资产盘活及收回投资的需要,五洲龙进行内部重组,创始人张景新控制的广东富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富达投资”)出让其持有的五洲龙11.39%股份给北京中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环投资”),中环投资系京威股份大股东,由李璟瑜实际控制。

此公告还称,根据五洲龙的现状,以五洲龙整体20亿元的估值,致云基金实际缴纳1亿元投资款计算调整致云基金持有五洲龙汽车的股份比例,即致云基金持有五洲龙汽车股比调整为5%。五洲龙汽车内部重组后,京威股份持股45.6%,富达投资持股38.01%,中环投资持股11.39%,致云基金持股5%。

上述京威股份董秘办人士进一步透露,五洲龙现在是跟其他股东一起做资产盘活,无论是土地还是其他资产都在考虑范畴之内。

外界颇为关注的是,五洲龙目前是否具有重组价值?上述京威股份董秘办人士称,五洲龙目前正在重组中,价值肯定还是有的,后续如何发展,以及大家的意见能否达成,会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值得关注的是,五洲龙目前还有一家颇有价值的氢能公司,即中电国氢燃料电池研发院(深圳)有限公司(下称“中电国氢”),这家公司注册于2016年,现由张景新担任董事长。中电国氢注册资本5000万元,股东分别为五洲龙和深圳国氢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各持股50%。后者系一家专注于氢燃料电池技术研究及动力系统产品研发的高科技企业,该公司的核心技术和产品包括氢燃料电池动力系统MG系列产品以及氢能燃料电池样车开发。

随着新能源商用车逐渐走出低谷以及氢燃料商用车日益受市场关注,倒下的五洲龙还有站起来的机会吗?

2021年,在商用车整体销量同比下滑6.6%的情况下,新能源商用车逆势增长,全年销量为18.6万辆,同比累计增长54%,其中,去年12月销量为3.3万辆,这与2022年补贴进一步退坡而导致企业抢闸有关。今年,新能源客车享受的中央财政单车补贴仅有几千元至6.48万元,而且12月31日之后上牌的车辆不再给予补贴。

新能源商用车补贴等政策红利效用已逐步减弱,但随着燃油车主导的商用车大盘进入调整期后,新能源商用车被认为有望进一步加速渗透。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商用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钟渭平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谈到,中国汽车新能源化是从商用车开始的,在整个过程中,因为商用车受运营成本影响,起伏会比较大。随着“3060双碳目标”的提出,商用车的新能源步伐会再次进入快速发展的轨道,渗透速度甚至会超过乘用车。他预计,新能源商用车渗透率在2024年甚至2013年底就可以达到20%。

“在新能源商用车发展过程当中,以前的一些企业不良的行为将逐步得到净化,未来的发展还是要靠实力以及综合解决能力来获取真正市场的认可,而不是去骗一点财政的资金。我们应该从产品、服务能力以及金融等方面发力。” 钟渭平谈到,在商用车新能源化过程当中,燃料类型的改变,将会对中国商用车的格局产生颠覆性的变化。

大东时代智库(TD)创始人罗焕塔虽然也看好新能源商用车的发展前景,但他认为新能源客车的市场需求与乘用车的情况有所不同,是分阶段的。此前,补贴放大市场的需求,经过几年调整后,2021年新能源商用车市场正逐渐回归到正常的阶段,但主要是纯电动货车增长较快,新能源客车销量依然下跌,尤其是插电混动客车下跌非常厉害。客车电动化程度已较高,未来市场空间相对有限。

最近几年,即使是名列前茅的宇通、比亚迪等企业,由于补贴大幅退坡以及市场竞争加剧等原因,新能源商用车销量成绩并不稳定,多年出现下滑。根据宇通与比亚迪发布的产销数据快报,这两家企业今年1月的商用车销量分别下滑36.20%和下滑21.17%。

要在急剧震荡的市场里占有一席之地并非易事。曾挤入新能源客车销量前三、仅次于宇通客车和比亚迪的银隆,近年来也出现过经营状况急转直下,频频卷入拖欠货款、骗补、停工、裁员等负面消息中。去年,格力电器通过司法拍卖公开竞拍的方式,以18.3亿元获得银隆新能源30.47%的股权,随后银隆改名为格力钛。得到格力电器撑腰的格力钛能否东山再起,业内存在不同的声音。而已倒下的五洲龙,在目前没有强大的外力出手相救的情况下,被认为站起来的机会渺茫。

发布评论

发表评论:

123-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