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影婚纱(大女明星穿婚纱照)

gzseoallll 2022-01-09 新闻资讯 13 0
杨影婚纱

第1集

熙熙攘攘的异国街头,一个长发飘飘的东方女郎快速穿梭在人群中,她的身影干练优雅,闪入了办公楼。原来,这女子名为温暖,她此行是来向昔日同事告别的。温暖人如其名,眉眼精致笑容灿烂,非常有亲和力,很受同事欢迎,大家都对她依依惜别,温暖也笑着与大家拥抱,愿日后经常联络,保持感情。 另一边,在浅宇集团英国分公司,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正大步流星地走进会议室,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占南弦,一位白手起家的精英,依靠着天赋异禀,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商业神话,也就是蒸蒸日上的浅宇集团,因此被世人交口称赞。占南弦刚一露面,就对员工们宣布一件事情,自己的助理杨影已经升职为浅宇英国分公司执行总经理!大家都鼓掌祝贺,唯有员工老顾心有不甘,认为太不公平。占南弦冷冷一笑,老顾不仅工作能力平庸,还和浅宇的对手公司代中暗中勾结,如此面目可憎之人,怎能继续留在浅宇?老顾微微发抖,却拒不承认自己做过的勾当,杨影在一旁递上一份诉讼书,浅宇以收受商业贿赂起诉老顾,这已是不可更改的事实。老顾无法抵赖,只能灰溜溜离开。占南弦则若无其事地坐下,准备给大家开会。 此时此刻,温暖正与异性好友朱临路悠闲地喂鸽子,朱临路是代中集团总经理,一位光彩夺目的富二代,英俊潇洒,却不嚣张跋扈,反而待人温和有礼,而且,他一直爱恋守护着温暖。七年前,温暖感情受挫,备受打击,正是他带着温暖来到异国疗伤,现在,二人即将一同回国,朱临路盛情邀请温暖去代中工作。然而,温暖未置可否,七年光阴转瞬即逝,此次回国,她只是想变得更坚强勇敢,努力找回曾经的自己,并且进入浅宇工作。 当占南弦和高访回到浅宇,夜色已深,两人惊讶地发现,温暖竟然还在公司里。这一刹那,温暖与占南弦四目相对,碰撞出了昔日的许多甜蜜回忆,看来,温暖七年前所受情伤正与占南弦有关!这两个有情人明明久别重逢,却都装出互不相识的样子,温暖心中百感交集,占南弦则落寞地转身离开,他站在窗前注视夜空,落下一滴眼泪。 朱临路对收购阿尔法势在必行,然而,代中大权由朱临路的二叔把控,他这个总经理并没有足够资金,所以,他不得不向好友潘维宁求助,而朱临路也终于得知,温暖竟然成为占南弦助理,他心中惊讶万分。 就这样,温暖正式开始工作,当她参与收购阿尔法项目时,本想有意回避,但却遭到占南弦的拒绝。中午,朱临路来找温暖吃饭,两人在餐厅遇见了占南弦和薄一心,故人见面,温暖很是尴尬,朱临路连忙将她拽走。第二天,朱临路故意给温暖送了鲜花,占南弦脸上不悦,温暖的助理丁小岱赶紧把花抱走。占南弦告诉温暖,薄一心准备宴请吃饭,温暖欣然答应,但要带着姐姐温柔。占南弦又淡淡发问,在阿尔法项目上,温暖会帮助谁呢?温暖笑了笑,这个项目是代中先看上的,凡事都有先来后到。占南弦霸道地表示,就算代中看上,自己也可以抢。温暖下班后,朱临路早就等着送她回家,温暖拧不过他,只好应允。

第2集

温暖回到家中,将繁忙的工作情况如实告诉姐姐,温柔一脸担心,她还是建议妹妹辞去工作,但这一切都是温暖自己的选择,别人无法左右。第二天一大早,朱临路就应温柔的请求,亲自来接温暖上班,但温柔本人却不见踪影。温暖并不知道,姐姐此时正等着与占南弦私下见面。 温柔忐忑不安地等待占南弦,她的回忆开始泛滥,许多年前,温柔倾心占南弦,还特意表白一番,可是却遭到婉拒,也正因如此,温柔才一时想不开割腕自杀,在手腕上留下了伤痕,还被妹妹看见了这触目惊心的一幕。过了片刻,占南弦才露面,温柔直接了当说明来意,占南弦让温暖做助理,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占南弦一本正经,温暖不过是个普通员工,不必区别对待。 然后,占南弦反过来询问温柔,是否知晓温暖给自己打过几个电话?温柔有些错愕,随即解释道,那是温暖在梦游。占南弦半信半疑,温柔却言之凿凿,还希望占南弦保守温暖梦游的秘密,这对大家都好。 上班路上,朱临路主动提起浅宇收购阿尔法一事,温暖却闭口不提,她可不愿当商业间谍。两人很快来到浅宇门口,正好遇上占南弦,情敌之间剑拔弩张,表面却风平浪静。温暖在公司大厅遭到了杜心同的刁难,占南弦走过来解围,还带温暖乘坐他的私人电梯。 电梯空间并不狭窄,占南弦却一步步将温暖逼得紧靠墙,两人之间距离亲密,温暖不知所措。占南弦先提及温柔约谈自己一事,又缓缓发问,温暖身为朱临路女友,为何要来浅宇工作?温暖将计就计,索性称自己是商业间谍,让占南弦无言以对。冷氏集团的冷如风明日抵达上海,先考察浅宇,再参观代中,占南弦将这件事交给温暖负责,还让杜心同配合。而朱临路也在摩拳擦掌,积极准备。 晚上,温暖回到家,朱临路也忙不迭追了过来,兴致勃勃地描述自己如何挽回冷如风的好感。原来,朱临路和冷如风推心置腹长谈一次,他真诚表示,阿尔法项目决定代中的生死,并希望以后能长期战略合作,这才让冷如风刮目相看,最终和占南弦平起平坐,获得最后竞争的机会。 迟碧卡严肃地找杜心同谈话,可杜心同还不停狡辩,迟碧卡非常生气,杜心同这才服软,为了保住工作,只能乖乖做检讨。丁小岱得知此事,便告知温暖,温暖善良宽容,不由得担心起杜心同的处境。丁小岱与温暖开玩笑打闹,温暖不慎差点滑倒,多亏占南弦及时出手抱住她,温暖慌乱之中脱口而出一声“南弦”,令占南弦又惊又喜。可是,杜心同此刻也在旁边,她心里有气,故意推了温暖一把,令她撞到电梯上。 最终,杜心同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占南弦命她与新员工一同参加三个月培训,杜心同不敢违抗,便把气撒在了丁小岱头上。温暖见自己的助理受欺负,不再忍让,而是出面让杜心同向丁小岱道歉。占南弦将温暖唤进办公室,心疼地看着她胳膊的紫红,温暖目光清澈,丁小岱是个善良的女孩,自己如果不出声,她就会受欺负。占南弦盯着眼前的心上人,是啊,丁小岱像极了曾经的温暖。

第3集

占南弦给温暖下达了命令,要求她陪伴自己参加晚宴,温暖作为总裁助理,自然不能推辞。另一边,杜心同一个人在窗前发呆,想到即将跟新人们一起参加培训,她心中气愤不甘,泪流满面。此时此刻,薄一心独自饮酒,在餐厅中偶遇潘维宁,两人谈及晚上的慈善晚宴,潘维宁好奇地询问,薄一心是否会与占南弦共同赴宴?薄一心目光中闪过一丝尴尬,她并不知晓晚宴的事情,但为了面子,她只能点头。 这晚,温暖在家挑选参加宴会的衣服,却忽然收到占南弦寄来的快递盒子,温暖迟疑地接过神秘礼物,不禁一头雾水。原来,这是一件高贵典雅的礼裙,当温暖穿上它走入会场,顿时吸引了许多艳羡的目光。然而,薄一心却更占风头,她选了亮丽的大红色长裙,肤如凝脂,珠光宝气,更引人瞩目的是,她主动联系占南弦,要求一同出席晚宴,所以,薄一心亲密地挽着占南弦的手出现在宴席上!温暖见到这一幕,不自在地低下了头。 晚宴人声嘈杂,温暖自斟自饮,占南弦悄无声息地来到她身后,主动与温暖碰杯,并且嘱咐她,一定要适应这种应酬场合,毕竟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两人正说着话,益众集团的两位总经理——潘维安与弟弟潘维宁走了过来,占南弦连忙向他们介绍温暖。薄一心瞧见这一幕,故意拉着温暖走到僻静的角落,她表面上满脸笑容,实则是向温暖宣誓主权,让温暖离占南弦远一点。其实,从少年时代开始,薄一心就暗恋占南弦,无奈南弦眼中却只有温暖,让薄一心受尽冷落,如今,她自然要紧紧抓住这个男人,不让温暖有可乘之机。 温暖受寒感冒,占南弦送来感冒药,丁小岱为温暖冲好后才下班,谁知在大厅遇到了管惕,谈及附近新开的烤肉店,两人便兴高采烈地一同去品尝,酒足饭饱后,管惕兴致勃勃地给丁小岱讲起自己和占南弦、高访一起创业的故事,想当初,他们三人也是历尽千辛万苦,才创立了如今的浅宇。丁小岱托着下巴,听得很入迷。 朱临路约温柔吃饭,他愁绪万千,代中现在的资金缺口太大,前景不容乐观,而温柔是融资高手,所以,朱临路需要温柔的帮忙。夜色渐深,朱临路开车送温柔回家,谁知正好看见占南弦也送温暖回来,朱临路脸上扬起一丝不悦。温柔打开家门,看见妹妹正在吃泡面,她义正辞严地叮嘱温暖,不要夹在占南弦和朱临路之间,否则只会引起尴尬。 薄一心继续向占南弦献殷勤,来到他的办公室苦等,准备送上精心挑选的礼物。温暖为一心送咖啡,无意中发现薄一心在翻阅占南弦桌上的资料。温暖深觉不妥,这些资料毕竟都是机密文件,薄一心看出温暖的顾虑,但却没有让步,气焰依旧嚣张。这时,占南弦开完会回来,薄一心马上笑脸相迎,温暖知趣地转身出门。当薄一心准备离开浅宇时,偶然遇见杜心同,于是,杜心同便挑拨离间,很快与一心达成协议,只要杜心同把温暖赶出浅宇,一心就助她重攀事业高峰。 为了尽快将温暖赶走,薄一心准备加以陷害,她将浅宇关于阿尔法的标底交给潘维宁,再由潘维宁透露给朱临路,在她看来,就算浅宇利益受损,也不能让自己的爱情受到威胁。很快,浅宇和代中双方人员都赶到英国,等待冷如风召开会议,准备宣布阿尔法项目最后的赢家。

第4集

冷如风终于宣布收购阿尔法项目最后的赢家,那就是代中集团!此言一出,占南弦和温暖十分错愕,只能看着朱临路洋洋得意地离开,在临走时,朱临路还让温暖向温柔致谢,这句话马上引起了管惕等人的警觉,难免怀疑温暖是否对浅宇不忠,可怜温暖明明无辜,却没办法分辩。晚上,温暖给姐姐打电话,询问温柔是否帮助朱临路做融资,得到肯定答案后,温暖也没有责怪姐姐,她只是很担心占南弦,为阿尔法呕心沥血,如今竹篮打水一场空,他该有多难过呢? 为了宽慰占南弦的心情,温暖主动邀请他散步,两人漫步在英国街头,回忆起昔日的少年时光,是那么遥远,又是那么美好,难以忘怀,他们难得地欢声笑语,坐着船摇晃在水面上,共同品尝异国美食,为了参加冷如风举办的下午茶会,占南弦还特意为温暖挑选了漂亮的礼裙。许多年前,还是少女的温暖和少年占南弦也是如此,嬉笑打闹,玩耍出游,那时的他们没有烦恼,只有相爱的甜蜜。 朱临路吃了个大亏,只能借酒消愁,谁知在酒吧碰见了占南弦和温暖。朱临路瞪着占南弦,一把揪起他的衣领,就在代中收购阿尔法之后,王教授就莫名其妙地离职了,这难道不是占南弦做的手脚?占南弦不屑一顾,根本不愿搭理朱临路,而温暖却对南弦起了疑心,怀疑他在暗中做手脚。其实,这一切正是占南弦与高访、管惕的杰作,他们故意用激将法,使朱临路买下了没有技术支持的阿尔法,赔了夫人又折兵。 高访给温暖发了一份合同,需要占南弦在上面签字,当温暖拿着合同走到南弦办公室门口,正好听见南弦与薄一心的谈话。原来,薄一心将浅宇标底透露出去,都是占南弦一手策划,目的就是迷惑代中,让朱临路买下阿尔法。温暖心中涌过惊涛骇浪,但表面依旧不动声色。温暖回到家里,失望和落寞涌上心头,与占南弦在英国度过的快乐时光,此刻看来竟如同梦一场,他是那么精明,那么功于心计,怎会沉浸于情爱之中。这时,温暖恰好听见温柔和男友吵架,她更加觉得男人不可靠,为了缓解心情,温暖打算趁着周末,约姐姐一同逛街,放飞自我。 第二天,温暖和温柔开开心心地逛街,一边试衣服一边吃冰淇淋,温柔忽然想起来,朱临路最近都没有露面,她便拨通了朱临路的电话,得知他正在玩儿卡丁车,姐妹两人也兴致勃勃地赶了过去。就这样,三人共同玩耍后,又一起吃饭,温柔还撺掇妹妹与朱临路合照,并故意将合照发到了朋友圈上面,温暖本想阻止,但却来不及。此时,占南弦本想跟温暖一起加班,但却迟迟不见温暖的身影,他正在失落,忽然看见朋友圈的合照,占南弦醋意大发,心中不悦。

第5集

工作周而复始进行,这天,迟碧卡向温暖转达占南弦的意思,由于最近工作繁忙,温暖必须在周末加班处理益众的案子,但会给出三倍日薪,作为补偿。温暖身为浅宇的员工,自然不会推辞。另一边,占南弦与高访一起吃牛排,占南弦情绪明显很低落,高访好心提醒他,温暖现在的工作量非常庞大,可别把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给吓跑了。占南弦对此很有把握,人一旦闲下来,才会无所事事胡思乱想。高访嘴角露出一抹坏笑,占南弦怕不是看见了朋友圈里的合照,才对温暖“严加看管”吧?看来,占南弦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温暖留在身边。薄一心与潘维宁在高尔夫球场偶遇,为了亲近美人,潘维宁毛遂自荐教导一心打球,一心天资聪颖,在潘维宁的指导下,很快掌握要领,打得十分出色。休息时间,两人一边喝果汁,一边闲聊天,潘维宁喃喃自语,要不是自己把标底透露给朱临路,朱临路也不会贸然收购阿尔法,事到如今,自己真是无颜见好友。薄一心对这一切心知肚明,但却装出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潘维宁不愿怀疑自己的心上人,他选择无条件相信一心,更重要的是,潘维宁希望一心得到真正的幸福。潘维宁在薄一心的示意下,给温暖送了许多鲜花,温暖一头雾水,吩咐职员将花送回去,占南弦见到这一幕,不禁又打翻了醋坛子,他醋意大发地调侃温暖,在朱临路和潘维宁之间来回摇摆,魅力还真是不可抵挡。温暖这几天心中也不爽,自从她无意间听到占南弦与薄一心的谈话,就对占南弦充满意见,感觉自己被这二人耍得团团转,所以,温暖没好气地顶撞了占南弦几句,但占南弦并没有恼怒,反而一脸释然。温柔的男友提出分手,温柔感情受挫,在酒吧喝得酩酊大醉,温暖和占南弦一同去接她回家。温柔醉眼朦胧,将占南弦误当做朱临路,她不禁发了一通牢骚,抱怨朱临路太怂了,喜欢温暖却不敢说出来,而且还到处传绯闻,搞暧昧,归根结底,温暖心中的人根本不是朱临路。占南弦站在一边,听着温柔的“酒后吐真言”,他心中暗喜,看来温暖与朱临路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占南弦将温家姐妹送到家门口,朱临路早就在这里等待,两个情敌一见面又开始斗嘴,温暖赶紧阻止二人,并且向占南弦道谢,占南弦露出狡黠的笑容,他庆幸自己今晚帮忙,这才从温柔口中听到了许多有趣的真相。占南弦在家里跑步,薄一心打电话约第二天一起吃午饭,占南弦欣然应允,薄一心挂掉电话后,回忆着温暖与占南弦在一起的样子,她便默默告诫自己,绝对不能认输,然后,一心又拨通了潘维宁的电话,她要继续利用这个男人来对付温暖。第二天早上,温柔缓缓醒来,发现朱临路睡在沙发上,温柔这才知道,自己昨晚都喝断片了,哭闹不止,朱临路实在不放心,这才留下来帮忙照顾。温暖正在工作时,潘维宁打来电话,约一起吃午饭,温暖不方便推辞,只能前往,谁知“偶然”遇到了占南弦和薄一心,四个人面面相觑,没有互相打招呼,但心里却打着各自的小算盘,占南弦知道,益众真正的当家人是潘维安,潘维宁不过是个挂名的董事,但他能把其中的关系处理得圆滑妥当,说明此人很不简单。午休结束后,温暖给占南弦送文件,却看见薄一心和占南弦卿卿我我,温暖难免有些失落,薄一心却洋洋得意,认为自己占了上风。薄一心与潘维宁见面,她很感谢小潘总屡次帮忙,潘维宁淡淡一笑,只要是薄一心的吩咐,他都会赴汤蹈火。不仅如此,潘维宁还给一心出主意,只要占南弦遭到了实实在在的背叛,就会对温暖彻底死心。夜色渐深,占南弦与温暖还在加班,于是,南弦带着温暖来到一家小饭店,那是他们上学时经常光顾的小店,店里的设施都没有变,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温暖胃口不好,吃不了几口便撂了筷,占南弦劝告温暖,离潘维宁远一点,但温暖却不以为然,她不愿让别人插手自己的生活。占南弦见她性子倔强,便准备打个赌,看看温暖心中的朋友们,到底是不是真情实意。

第6集

温暖严肃地质问占南弦,朱临路曾经说过,王教授离职与南弦有关,到底是真是假?听到这个锐利的问题,占南弦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悠悠地说道,那就看温暖愿意相信谁了。这时,老板娘为二人送上凉菜,温暖故意倒了很多醋,占南弦拿她无可奈何,两人吃着吃着,相视一笑,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另一边,管惕和高访正在商量益众的案子,两人觉得高枕无忧,高访便自顾自地打起了游戏,管惕则约丁小岱吃饭,他看着小岱可爱的模样,渐渐入了迷。浅宇研发部的骨干郭如谦一直喜欢杜心同,他便托管惕帮忙,向占南弦求情,希望把杜心同调回原来的岗位,然而,占南弦铁面无私,从来不网开一面,就连管惕也无法动摇他的想法。不过,管惕也感到非常奇怪,公司里都在传闻,占南弦是为了替温暖出气,才处罚杜心同,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呢?于是,第二天一大早,管惕就急忙来向温暖求证答案,温暖正不知如何回答,占南弦的到来及时解了围,他把管惕架进办公室,就连丁小岱都忍不住惊呼,从未见过占南弦如此可爱的样子。朱临路让手下调查王教授的行径,他咬牙切齿地想,占南弦最好不要留下什么把柄,否则,自己一定会抓着不放。这时,朱临路的电脑上忽然来了一封邮件,他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精神高度集中。这晚,温暖失眠了,她给远在国外的李阿姨打电话,倾诉自己对占南弦的情感。温暖在英国生活的七年中,李阿姨一直悉心照顾,所以,温暖视她为亲人,李阿姨开导温暖,既然不想离开占南弦,就不如跟着自己的心走。第二天就是浅宇和益众签约的日子,温暖忙得团团转,朱临路却打来电话约吃饭,他一不小心,在半路出了车祸,温暖听着电话中的声音不对劲,赶紧把手头的文件交给丁小岱,自己则匆匆忙忙赶到事发现场,所幸朱临路只是皮外伤,没有大碍。温暖焦急地查看朱临路的伤势,而此时此刻,占南弦的车刚刚驶过,占南弦瞥见温暖对朱临路嘘寒问暖的样子,眼中掠过一丝寒光。正当温暖准备带着朱临路去医院检查时,丁小岱打来电话,称益众迟迟没有签约,占南弦遍寻不见温暖,大发雷霆!温暖得知南弦发火,她心神不定,朱临路见温暖的心不在自己身上,索性心灰意冷地独自离开,他不愿温暖勉强陪伴自己,更不需要这种廉价的同情。温暖马不停蹄赶回浅宇,惊讶得知益众竟然拒绝签约!她走进占南弦办公室,只见占南弦满脸冰霜,把一叠照片递过来,这是潘维安派人送来的,都是温暖与潘维宁独处吃饭的情景,益众正是因为这些照片才拒绝签约。温暖百口莫辩,自己与潘维宁吃饭那天,占南弦明明也在场,不过是简单的饭局罢了。占南弦皱着眉头,潘维宁这个人很不简单,今天上午,他在益众董事会上拿出了代中给出的方案书和报价单,匪夷所思的是,代中的方案和浅宇如出一辙,价格上却便宜了百分之十五,所以益众终止了与浅宇的合作。占南弦暴跳如雷,他曾多次告诫温暖,离潘维宁和朱临路远一点,可温暖就是不听,如今出了问题,谁来为温暖的天真买单?不仅如此,占南弦还怀疑公司有内鬼,出卖了浅宇的方案,温暖极力辩解,高访不得不告诉她,自己已经查了温暖的邮箱,事实证明,温暖在昨天给朱临路发了一封邮件,附件内容正是浅宇的方案!面对确凿证据,温暖的辩解非常苍白无力,她也对占南弦失望透顶,在这个关头,占南弦竟然也不相信自己。温暖的心凉透了,难过地走出了占南弦的办公室。温暖稍微平静情绪,与朱临路取得联系,质问他为何如此厚颜无耻,偷用浅宇的技术方案,更让自己跳进黄河洗不清。朱临路大方地承认,自己的确用了方案,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既然有免费的方案,为何不用?温暖没有想到,朱临路这么不可理喻,她一气之下起身离开,心中愤愤不平。其实,这一切都是薄一心与潘维宁、郭如谦与杜心同搞的鬼,杜心同利用郭如谦,拿到了温暖邮箱的账号,再通过远程遥控发送邮件,而潘维宁在薄一心的示意下,故意接近温暖,让占南弦起疑心,前后呼应,设下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局。薄一心见潘维宁对自己死心塌地,便心软告诉他,自己之前透露的底价的确有问题。潘维宁波澜不惊,他早就猜到了这一点,但为了薄一心,他心甘情愿被骗被利用,并甘之如饴。温暖给迟碧卡打电话,提出休假一段时间,迟碧卡不敢自作主张,连忙请示占南弦,占南弦批准了温暖的请求。下班后,占南弦来到学校的篮球场,他看着学生们的身影,不禁想起了自己与温暖初相识的情景,虽然遥远,但又好似历历在目,令人难忘。此时,温暖在家做了一大桌菜,等待姐姐回家,却等来了温柔加班的消息,温暖只好自斟自饮,一边吃饭,一边难过落泪,她并不知道,占南弦一直徘徊在她家门外。几经犹豫,占南弦终于推开了温暖的家门,他径直走了进来,坐在桌旁,望着温暖挂着泪痕的脸庞。占南弦很想知道,温暖这么难过,到底是为了公司的事情,还是为了今天是彼此的相识纪念日?温暖情绪激动,想要收拾碗筷,占南弦握住她的手腕,许多年前,温暖曾经许诺,会为南弦做一顿饭。

第7集

占南弦与温暖四目相对,这一刻,他们不约而同地回忆起曾经的少年时光,转瞬已过七年,占南弦终于等到温暖亲手做的饭菜,他无比珍惜这次机会,恳求温暖坐下来陪伴自己吃饭。两人坐在桌旁,沉默地喝着红酒,占南弦迫不及待品尝着温暖的手艺,并且告诉她,烧菜最重要的是耐心,要学会等待。温暖实在无法忍受这沉闷的气氛,索性一个人回到房间,把门锁上,占南弦站在门外,他开导温暖,与其自己难受,不如用行动证明自己的无辜。说罢,占南弦转身离开,温暖在房中泪流满面。占南弦刚走出温家,迎面就碰见了温柔,温柔一脸诧异,不明白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占南弦的脸色变得凝重,他的回忆又飘到了七年前。远在七年前的今天,占南弦送给温暖一只小乌龟当做宠物,然而,温暖满脸泪痕地提出了分手,态度决绝,令占南弦一头雾水,直到今天,占南弦都不知道温暖提分手的原因,此时此刻,他只希望温柔能够好好陪伴温暖,开解她的心情。其实,占南弦也感到非常庆幸,多亏自己今天赶来探望温暖,也终于知道,温暖原来也会为这段逝去的感情黯然情伤。温柔注视着占南弦离开,她走进家里,情绪渐渐变得激动,当年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温暖也不会和占南弦提分手!温暖不愿提起往事,匆匆打断姐姐的话,起身给她热饭菜。夜色渐深,占南弦情绪不佳,借酒消愁,迷迷糊糊倒头昏睡过去,而温暖此时犯了梦游症,在梦中拨通了占南弦的电话,喃喃说道:“南弦,我好想你快3网”。温柔听见动静,急忙出门查看,发觉温暖毫无知觉地梦游,温柔骇然失色,赶紧给朱临路打电话求助,七手八脚把温暖安顿下来。第二天一大早,温柔就起来给妹妹做早餐,令温暖感动不已,而朱临路也在向医生咨询如何治疗梦游症,他要好好照顾温暖。温暖并不知道自己经常梦游,她振作精神,以饱满的姿态回到浅宇上班,准备用行动证明自己的清白,并且尽全力弥补浅宇的损失,争取把益众的订单赢回来!占南弦对温暖的表现很满意,其实,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温暖是清白的,但为了逼着她成长,不得不从各个方面鼓励指引她。管惕约丁小岱出去约会,没想到小岱的高跟鞋鞋跟忽然断裂,管惕急中生智,干脆将另一只鞋的鞋跟也折断了,变成了一双平底鞋。丁小岱穿上后,管惕还送给她一罐面膜,两人解决了问题,开开心心地出去玩耍。朱临路要查代中的账目,整个财务部人仰马翻,朱令鸿大惊失色,生怕朱临路会查出什么猫腻,二叔更是咬牙切齿,暂且准备以不变应万变,看看朱临路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过了一会儿,朱临路在董事会上大发雷霆,他发现公司采购材料的价格比市场价还要高,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朱临路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换了新的供应商,二叔和令鸿虽然不满,但无可奈何。晚上,二叔与令鸿低眉顺眼地来到朱临路家,拐弯抹角地恳求朱临路,不要再查以前的旧账。但是,朱临路毫不留情,表示一定会查清楚财务的账目,这是自己的底限!朱令鸿冷冷一笑,他讽刺道,朱临路难道就真的清高吗?虽然拿下了益众的案子,但却不是光明正大争取到的,实在可耻。朱临路一气之下揪住了令鸿的衣领,两家人又不欢而散。温暖约潘维安见面,她巧舌如簧,并拿出了浅宇最新的合作策划案,让潘维安过目,希望能挽回浅宇与益众的合作

第8集

温暖制作的合作企划书让潘总大加赞赏,顺利拿下益众下一季度合约。对于温暖的逆境翻盘,管惕道出了南弦的用心良苦。公司根据泄密邮件查出是研发部骨干郭如谦的账号,可管惕认为如谦不会做如此恶劣之事,经过查证心同承认偷了如谦账号泄密。温柔在临路的邀请下到代中做财务总监。本该被开除的心同却称自己怀有身孕让公司毫无办法。心同找温暖博取同情,却当众人的面故意摔下台阶。心同因此流产,温暖成众矢之的。

第9集

温暖试图向郭如谦解释经过,但郭如谦却当众给她难堪。温暖和小岱上门探望心同,心同冷漠逼迫温暖辞职被当场拒绝。夜里温暖无法入眠,她不顾医嘱服下了安眠药,这一幕恰好被温柔撞见。代中的业务员水平低下,温柔恼怒不已当场发飙,幸好临路及时出现救场。温暖下班后失去联系,南弦四处找寻无果急忙通知温柔,温柔与临路也陷入慌乱。南弦猜测温暖的去处,他终于在天台找到了温暖。

第10集

南弦回忆起他和温暖的往事,这时一心突然打来电话,南弦并未接听。南弦贴心陪伴温暖,鼓励她重新振作。小岱误以为温暖要离职,她痛哭着向南弦求情,管惕急忙安慰小岱。温柔招聘助理展开面试,面试者却十分奇葩。这时留睿前来报到,温柔见到他很是惊讶,原来两人曾在餐厅有过一面之缘。最终留睿通过面试,顺利成为温柔的助理。临路向南弦施压,逼迫南弦帮助温暖澄清事实。

第11集

迟总监调查发现心同出具的流产报告是以前的,流产的谎言不攻自破。南弦下令开除心同和如谦,为了挽回局面,心同向一心求助却遭到拒绝。为表感谢温暖答应送南弦一个礼物,她原本打算亲手制作蛋糕,创意却遭到温柔吐槽。南弦发现一心与心同私下有联系,他意识到一心也参与了诬陷温暖的事,但一心并不承认。南弦生病在家休息,温暖上门送文件时被要求帮忙做饭,温暖只好留下。

第12集

温柔陪留睿购买男装,留睿被温柔的美貌所吸引。温暖下厨给南弦做大餐,并帮南弦打扫卫生,在卧室内她发现南弦仍旧保留着旧时的物件。南弦夜里送温暖回家,这一幕被一心撞见。一心难过不已借酒浇愁,潘维宁不惜泼水逼迫她清醒。南弦特意买了小猪包送给温暖,却意外被小岱和管惕吃掉,南弦心中不满故意加大他们的工作量。临路向温暖解释邮件的事,两人终于握手言和。

第13集

一心向南弦坦白自己联合心同搞鬼,温暖偷听到南弦原谅后十分生气。温暖陪客户喝酒险些把自己搭进去,南弦及时解围。温暖和南弦合唱歌曲竟然泪奔,南弦再次亲吻了温暖。一心谎称自己被跟踪,南弦无奈扔下了温暖去照顾一心。一心让人拍摄下南弦的照片并发到微博上制造舆论,温暖得知吃醋不已。

第14集

临路看到微博心灰意冷准备退出,温柔劝他要坚持。南弦向高访坦白自己只是为了帮助一心,两人的恋爱关系是假的。一心约温暖出来解释南弦看望自己的的事,她对温暖冷嘲热讽并亮出钻戒,温暖强忍送上祝福。如谦求职屡次被拒,心同想到代中便去求温暖帮忙。原来管惕约小岱出来只是为了完善机器女友的数据,小岱误会对管惕娇羞示爱,结果管惕都没明白其中含义。

第15集

临路借温柔生日与温暖共进晚餐,他答应让如谦来代中工作。温暖和临路亲密打闹正好被前来的南弦看到,南弦误会要走被温暖拦住,他质问当年温暖为何和自己分手,温暖欲言又止。留睿精心准备了一场演唱会,温柔感动并放肆演唱了一次。临路看到温暖如此反应也倍感失望,他无奈选择离开。

第16集

如谦入职代中被临路选为骨干,临路还借机嘲讽令鸿。南弦冷落温暖并决定抢临路的客户,因为温暖和南弦分手后就选择了临路,南弦对此耿耿于怀。留睿对温柔的追求攻势更加猛烈,温柔担心留睿不是真正的喜欢自己,但是又无法掩盖自己的真情流露。一心时刻惦记南弦惹得潘维宁吃醋,她表明心意和潘维宁划清界限。

第17集

一心拍戏时总觉得有人偷看自己,一眼认出父亲的背影。温暖按名单拜访客户,客户不约而同提到代中,这让温暖疑惑不解向南弦求教,南弦却轻描淡写谎称行业竞争。温柔抱怨浅宇挖走代中重要客户,温暖这才恍然大悟。温暖质疑南弦欺骗自己,抢代中客户是出于对临路的报复心理,南弦冷漠回应让温暖无言以对。南弦重提不堪往事,温暖还是不肯说出当年分手原因。

第18集

留睿死缠烂打不明白温柔在担心什么,温柔却将他带到每次失恋常去的酒吧。面对温柔的拒绝,留睿动情的吻上去,温柔生气离开。临路为了争取客户焦头烂额,温暖心怀愧疚却无能为力。温暖偷偷吃安眠药被温柔发现,因不满南弦的做法递上辞呈。留睿给加班的温柔送来爱心咖啡,被路过的临路看到调侃。温柔将温暖吃安眠药的事告知临路,临路特意约温暖出来跑步散心。

第19集

温暖和一心偶遇,孰料一心父亲突然现身。一心谎称是粉丝匆忙离开,却在与父亲争执中摔倒在地,温暖陪受伤的一心去医院,南弦闻讯赶来对一心嘘寒问暖,一心怕南弦瞧不起自己刻意隐瞒身世。温暖还是坚持辞职,并将两人曾经的定情信物归还给他。高访看着心痛的南弦提示他小心激将法过度就反作用了。临路加大财力支持研发部缩短周期,这让朱令鸿质疑他借此收买人心。

第20集

临路父母早把温暖当儿媳妇看待,临路母亲拿出儿子珍藏的机票,温暖获悉临路借口去英国出差实际是专程飞去看她。管惕否认与小岱的恋爱关系,称其只是研究机器人女友的最佳模板,高访提醒他注意分寸不要让女生误会。中年男子偶遇温暖希望她给一心传话,原来他是一心亲生父亲,如今的他癌症晚期想向一心乞求原谅。管惕躲着小岱,小岱一头雾水。南弦通过调查得知跟踪一心的中年男子的真实身份。

第21集

一心前往医院的路上遭人跟踪,她毫不知情来到病房探望父亲,并承诺会倾力帮助父亲看病。一心离开医院时被记者围堵,关键时刻南弦现身将她救出。身世的秘密被揭穿,一心落泪向南弦解释自己的难处。在南弦的鼓励下,一心重新振作回到剧组拍戏,却频频遭到其他女演员的刁难。拍戏时一心被其他女演员泼水以及扇巴掌,但她始终隐忍。南弦来到剧组探望,他故意帮助一心立威。

第22集

一心父亲在医院替女儿鸣不平,被网友拍下后引起轩然大波。为了避免谣言,一心举办记者会澄清真相。温暖情绪低落,临路故意耍宝逗她开心。次日网上出现帖子将温暖与南弦的旧情曝光,并诬陷温暖是揭穿一心秘密的主谋。一心父亲信以为真,他来到公司质问温暖。幸好南弦与温柔及时赶到,但南弦处处维护一心的样子让温暖大受打击。夜里温暖与温柔聊天,终于解开了多年的心结。

第23集

管惕向小岱介绍机器人女友,小岱终于知道他曾经接近自己的目的。温柔出面向南弦解释误会,原来温暖提出分手竟与她有关。一心向南弦提出结婚,却被南弦拒绝。一心逼问乐乐身世秘密曝光的原因,乐乐坦言是公司在进行炒作。占母得知温暖归来的消息,她一心阻止温暖与南弦复合。一心劝说温暖远离南弦,却被温暖当场反驳。临路调查南弦与王教授的合作,温柔担心此举会影响温暖。

第24集

临路意外从温暖家里偷看到浅宇的内部资料,他偷偷将内容拍下。温暖发现南弦与王教授私下有合作,她质问南弦却因此起了争执。温暖与南弦一起回到了校园,两人回忆起往日岁月。温暖正式离职,临路向她打听王教授的事,温暖坚持称自己相信南弦。温暖遭到一心粉丝的骚扰,关键时刻南弦将她救出。管惕为表歉意,他答应陪小岱约会。潘维宁送一心回家,两人喝酒聊起各自的感情。

第25集

留睿跟温柔出差,因酒店客满不得不同住一间。南弦带温暖来到特殊的地方,那是两人曾经梦想中的家。温暖看到南弦将它变为现实,连忙回家取为南弦画的肖像。临路阻止温暖去找南弦,甚至愿为她放弃一切重新开始,却遭温暖拒绝。临路为让温暖看清南弦的真面目,将偷拍的照片传给律师。一心父亲病情恶化将攒下的钱留给一心做嫁妆,希望临终前看到一心出嫁。

第26集

面对潘维宁的纠缠,一心表明心里只有南弦,希望他忘记之前的事情。南弦解释温暖进入浅宇都是自己安排的,而这七年除了她心里没别人。南弦把还回来的印章制成吊坠给温暖带上,两人浪漫共舞激情拥吻。温柔酒吧买醉差点被陌生男子带走,留睿出现赶跑流氓。温柔醉酒吻上留睿,说梦话不停自责,留睿看着温柔割腕留下的伤疤若有所思。潘维宁花尽心思讨好一心,一心却冷脸相对。

第27集

留睿再次向温柔告白终获回应。益众改选董事长,潘维宁取代潘维安当选,在行业内引起轩然大波。南弦直言潘维宁野心不小,而浅宇将四面楚歌。潘维宁卖力表现却未讨得一心欢心,只好将一心带至南弦为温暖搭建的爱巢。温暖没想到一心会找到这里,一心却质疑温暖一副女主人口吻。一心指责温暖是让南弦痛苦的罪魁祸首,南弦冷漠回应让一心悻悻而归。潘维宁劝一心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南弦身上,一心却不领情。占母听闻南弦跟温暖复合匆忙回国。

第28集

占母坚持认为要不是因为温暖当年任性的闹分手,丈夫就不会出事。温柔害怕温暖找回缺失的记忆,如果她知道父亲空难不是意外会崩溃。占母为阻止两人复合,决定去找温暖。代中因阿尔法的竞购案向浅宇提出诉讼,浅宇面临重大危机。临路拿出王教授与浅宇的机密合同作为证据,让南弦等人措手不及。高访注意到合同细节认为有人泄密,经过向小岱确认,南弦得知温暖曾拿走了合同。温暖联系不上南弦,内心无比担忧。潘维宁堵在一心家门口欲透露南弦的消息。

第29集

潘维宁堵在一心家门口欲透露南弦的消息,一心从占母那里得知南弦正在英国。温暖联系不上南弦,内心无比担忧。一心飞往英国找到南弦约其吃饭,她暗中让人拍摄并制造成娱乐新闻。温暖看到新闻后发疯,温柔急忙劝说妹妹,但温暖仍不相信南弦是在报复自己。温暖半夜被噩梦惊醒,她记起一些父亲空难的细节。

第30集

一心私自接听温暖打来的电话,她故意激怒温暖并指责她勾结临路。占母欲让温暖远离南弦,她提及那次空难的事,温暖这才记起自己父亲和占父同时遇难的事实。温暖一时缓不过来准备离家出走,温柔急忙四处寻找。温暖向南弦致电道歉,她坦白再也不会出现在南弦面前。南弦最终还是没能找到温暖,温柔向南弦简述父亲遇难后加上自己自杀,温暖大病一场,那一段的记忆也丢失了。

第31集

南弦得知温暖的经历后非常难过,他恳求母亲原谅温暖并给两人一次复合的机会。浅宇的众多客户丢失导致股价大跌,管惕怒斥南弦意气用事。温暖接受催眠治疗,父亲和占父乘飞机遇难,姐姐自杀的画面一一浮现在眼前。临路终于在英国的街头见到了温暖,他暗中保护并通知了温柔。

第32集

管惕的机器女友项目被南弦叫停,浅宇的铁三角发生了内讧。浅宇最大的客户陆总没有续签合约,公司的人纷纷提出辞职,南弦无奈应允。管惕伤心借酒浇愁,小岱闻讯而来在一旁安慰,潘维宁偷听到管惕有跳槽的打算。温柔担心妹妹居然向留睿提出分手,留睿震惊拒不答应。温柔决定去英国找温暖,留睿情急之下用广播寻人来表达自己的真心,温柔被感动放弃分手。

第33集

管惕的师兄愿意投资管惕的项目,他因此向南弦提出辞职。温柔在公司内调查账目,朱令鸿担心自己的秘密被发现,他故意亲近温柔却被留睿阻拦。占母有意撮合南弦与一心的婚事,被南弦当场拒绝。南弦欲对外澄清他与一心的绯闻,一心急忙阻止。朱令鸿和父亲商议挪用公款的事,他们的对话被留睿听见。潘维宁带一心旧地重游,他将一心母亲当掉的手镯找了回来,一心感动不已拥抱了他。

第34集

温暖开始接受治疗,她发现临路一直守护在她身边。临路原本打算留在英国陪伴温暖,却被温暖拒绝。温柔发现朱令鸿挪用公款,临路命她继续展开调查。朱令鸿担心自己的行为败露,他急忙向父亲求助。管惕自立门户的想法被潘维宁利用,他故意在管惕面前挑拨离间。管惕将辞职信交给南弦,他不顾高访的阻拦执意离开。南弦无法阻止管惕,他想起兄弟三人昔日创业的场景心中悲痛。

第35集

朱邑将自己与朱令鸿的股份秘密抵押,成功筹钱填补了公司账目的漏洞。管惕正式加入了潘维宁的公司,潘维宁佯装善良却欺骗管惕签署了行业竞争协议。温柔调查发现了朱邑抵押股权的事,临路恼怒不已。管惕离开后浅宇一直靠南弦和高访支撑,高访因劳累过度患病住院。温暖在国外得知浅宇的遭遇,她决定归国。临路在代中召开董事会,潘维宁以第二大股东的身份现身会议现场。

第36集

高访因身体透支住进医院,浅宇所有的事都压在了南弦身上。温暖归国后欲帮助浅宇解决资金问题,她想到了温父曾经的学生利奥。小岱工作能力有限,她无奈致电求助温暖,却被南弦发现了蛛丝马迹。管惕打算延后产品的上市时间却被潘维宁否决,随后他发现自己误签的合同存在很大问题。利奥答应投资浅宇,同时温暖作为代表将负责与浅宇对接。温暖归来的消息惹怒了占母,她逼迫南弦赶走温暖。

第37集

温暖看到当年的画作被南弦制成拼图很受感动。温暖归来的消息惹怒了占母,她逼迫南弦赶走温暖。潘维宁的行动打动了一心,温柔将项目审核交给留睿处理。临路约见温暖坦言私自把合同当告浅宇的证据,并感慨自己的爱不如南弦决定放手。温暖自责浅宇变成如今的样子,自己要负很大部分责任。温暖和兴萂科技的瞿总本约好了时间,却被潘维宁截胡放了鸽子。

第38集

温柔急于求成,对留睿提交的项目还没复审就找临路批项目。投资失误给公司造成损失,潘维宁抓着不放要将温柔开除。温柔为留睿担下责任,却不知留睿受潘维宁指使才使代中陷入麻烦。南弦向医生咨询高访的病情,医生回答不排除胃癌的可能。南弦面对种种打击压得喘不过气,哭着抱上温暖。占母亲手做老公当年爱吃的菜,提醒南弦别留遗憾。管惕听闻病情,指责高访不顾兄弟情面不告知自己实情。

第39集

代中被潘维宁搞得一团乱和浅宇变成难兄难弟。温暖明白浅宇需要的专利在代中,代中急需的资金浅宇有,便极力撮合两个公司联手。温暖为了让两公司实现共赢不停地劝说,在安排下临路与南弦见了面决定抱团取暖。南弦感谢临路这七年来对温暖的照顾,两人的恩怨也在击剑运动中释怀。温柔太过信任留睿,误将临路的商业动向透露出去。临路正式在股东面前提出与浅宇合作,却被潘维宁一票否决。

第40集

潘维宁作为代中的第一持股人,一票否决代中和浅宇的合作。临路对转头支持潘维宁的股东疑惑不解,温柔想到只有留睿知道股东名单。留睿坦白进财务部跟潘维宁有关系,温柔质疑与他的邂逅也是刻意安排。温柔没想到留睿从头到尾都在演戏就是为了帮潘维宁控股代中。一心片场拍动作戏摔倒昏迷,潘维宁放下工作前来照顾,一心对他的关心都看在眼里。

第41集

温暖为了见客户深夜驱车去往郊区结果被困在半路,南弦如天使般降临替温暖解决所有困难。南弦深情劝温暖直面两人的感情,温暖被感动同意和南弦复合。潘维宁召开大会提议合并,临路趁机怂恿其他股东行使风险评估权故意搞拖延。管惕意识到自己犯下错误,他在小岱的鼓励下向南弦道歉,铁三角终于回归。

第42集

占母还看好一心这个儿媳妇,她逼温暖远离南弦。一心受伤拒绝商业演出,经纪公司老总却暗藏诡计。一心和南弦共同出席一个酒会,两人畅谈相互祝福。一心向经纪公司提出解约,没曾想维宁已经将公司买下赠给一心。占母不慎出车祸住院,她声泪俱下求南弦不要再和温暖在一起,温暖在门口听到占母的心声倍感失落。

第43集

维宁父亲拒绝接受一心当自己儿媳妇,可是维宁不敢将消息传达给一心。占母吵闹要出院,她非常讨厌温暖来照顾。温暖为了占母的愿望决定和南弦分手,南弦伤心绝望强吻了温暖。留睿将维宁的商业机密送给温柔作为补偿,温柔警惕以为仍是圈套。临路得知南弦与温暖分手很是惋惜,他现在首要目的就是联合南弦对付维宁。

第44集

管惕向维宁提出辞职,结果被要求支付巨额赔偿金。一心有了怀孕征兆,她去医院检查却被占母撞见。一心和温暖谈心畅聊往事,两人终于和解。维宁坚持要对南弦和临路赶尽杀绝,留睿劝说也无济于事。南弦帮管惕搞定赔偿金,三人重新并肩作战信心满满。临路的二叔带着令鸿向临路道歉,他居然支持临路去起诉自己。

第45集

一心做产检时被粉丝认出,幸好南弦路过帮她解围,随后网友盛传两人好事将近。潘维宁机器人女友的项目投资失败,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他同意了父亲商业联姻的提议。潘维安将此事告诉了一心,一心与潘维宁对质确认消息,悲痛之下她谎称腹中孩子是南弦的。占母误会了一心与南线的关系,有意撮合两人结婚,南弦竟答应了母亲的要求。南弦即将结婚的消息迅速传开,温暖陷入绝望。

第46集

事实上南弦与一心的婚礼只是激将法,目的是为了逼潘维宁正视自己的感情,重新追回一心。同时南弦也希望婚礼能够刺激到温暖,让她不再逃避。温柔因留睿的离开大受打击,这时留睿突然归来,在他的诚恳道歉下与温柔重归于好。南弦的婚礼顺利举办,在婚礼现场高访竟对一位美女萌生情愫。温柔劝说温暖勇敢对待爱情,温暖决定追回南弦,临路开车带她赶往婚礼现场。

第47集

当温暖抵达婚礼现场时,婚礼已经结束,而南弦则彻底失踪。原来潘维宁赶到阻止了婚礼,并当场带着一心逃婚。温暖自知来迟,只能抱着婚纱痛哭。南弦失踪后,浅宇交由高访和管惕管理。高访故意撂挑子,逼迫温暖接任总裁职位。温暖替南弦孝敬占母,她的真心最终打动了占母,占母终于原谅了她。占母将南弦的下落告诉了温暖,温暖立即赶往英国寻找南弦。

第48集(大结局)

温暖在英国苦苦寻找南弦,她去了很多地方却都没有南弦的影子。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终于与南弦在街头相遇,两人手中都绑着红气球。温暖与南弦紧紧相拥,他们立下约定今后不会再错过。温暖顺利怀上了南弦的孩子,两人之间依旧恩爱如初。

四川卫视7月11日起每天19:34播出

发布评论

发表评论:

123-12345678